胡润百富榜的创始人胡润给出的答案是: 北上深等一线城市需要人民币1.3亿元,在二线城市,则需要8000万元,三线城市需要6000万元。比2017年的财富自由门槛又提高了10%以上。 胡润还发布了一份《2018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称中国大部分的富人都开始尝试把30%以上的资产配置成海外资产以分散风险,还鼓励大家到海外买房,当全球公民。 5月底米兰7400块人民币左右的包包,现在你要花8000块,当然用欧元看的话可能前后都是1000欧并没有什么变化,多花的600元,显然是损失了。 从上面的美元兑人民币的走势看,2016年底以前人民币是在贬值的,而2017年全年人民币在升值,今年4月开始又在贬值。 放长时间周期看,其实我们也说不好人民币对美元是否会一直贬值或者升值。如果人民币贬值,持有美元资产当然就是赚的,如果人民币升值持有美元资产就是赔的。 既然美元资产同样有涨有跌,不是那么靠谱,为什么富人们还是铁了心去配置这些资产呢?崇洋媚外?叛徒?洋奴才?想太多了。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假如一年以后美元兑人民币升值5%,那么把此前价值1万元人民币的美元资产,折算一年以后的人民币,其价格是10000*105%*103%=10815元,再加上此前的10000元人民币资产,此时的价格是10000*103%=10300元。 有人可能会说,不过是比全部持有人民币资产多赚了一点,也没什么了不起。那么换个角度用美元去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假如年初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是6.5,年初2万元人民币,可以兑换3077美元。如果全部持有人民币资产,按照3%的收益率,年底有20600元人民币,但是由于人民币贬值了5%,到时候可以兑换的美元数是20600/6.5*95%=3011美元。亏了66美元。 上面举的例子是单独持有人民币资产,在人民币贬值的时候亏了,而如果单独持有美元资产,在那种条件下会赚的更多。 其实除了炒汇的人,没有多少人喜欢这种心跳的感觉,富人也是如此。所以富人偏好把资产放在两种资产上,如果人民币升值,美元贬值,那么美元资产损失的部分,可以用人民币资产增值的部分对冲掉。而美元、人民币的资产都投资了对应的债券,可预期的收益更高。 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胡润说的那样随便在纽约、温哥华买房买地,大手笔的配置海外资产。但是我们也会担心手里的人民币资产贬值,如果真的贬值了,跟住在美国的同学相比,我们的就会有心理落差。 但是,跟同样住在国内的同学相比,人民币升值也好、贬值也好,其实相互之间的财富对比并不会有什么大变化,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落差。 所以,这说明一件事,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做一个全球公民,或者你并没有多少海外的活动,海外资产配置并非一个必须的配置。但如果当你有明确的海外旅游、消费、留学、置业、移民的目标的时候,海外资产配置就有了其现实意义,因为这个时候汇率的变动确实会影响你的资产在对应国家的购买力。 对于普通人而言,比较现实的海外资产配置,不是站在全球化的视野下,像富人一样全球性的分散资产,而是为自己必须完成的海外活动(旅游、消费、留学)提前准备就好了。 还是前面那个例子,假如前面提到的2万块钱是打算明年出国的时候买个LV的包包,那么很显然将资产平均分配在人民币资产和美元资产上,要比集中持有人民币或者美元资产所承受的风险要小很多。 首先起购金额低(10元起),申购和赎回都是以人民币进行结算,不仅灵活,而且也不必麻烦地去购汇。更容易满足普通投资者小额资产配置的需求。 此外,国内银行的美元存款利率普遍很低,换了美元几乎没有投资收益,但是国内银行在海外发行的美元债券收益率却普遍超3%,其他非银行的中资企业发行的美元债券收益率就更高了。 据银河证券统计数据显示,融通中国概念债券今年以来截止8月31日累计收益7.24% ,在19只QDII债券基金中位居首位, 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1.08%。 值得一提的是,融通中国概念债券不仅在4月到8月人民币贬值的时期,取得了较为快速的净值增长,在4月以前人民币升值的条件下也取得了持续的增长。 普通人不是必须配置海外资产,但如果你有明确的海外旅游、消费、留学、置业、移民等等目标的时候,海外资产配置就有了意义。 如果你想配置海外资产,可以选择债券型QDII作为投资标的。债券型QDII起购金额较低,适合投资者进行灵活的配置,同时,用人民币结算的QDII基金不需要换汇即可投资美元债券。



免责声明:文章《人民币贬值,多换点美元就行了?很傻很天真》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