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 发布时间:08-0609:48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级,星期一或8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开盘就急速下跌,在岸价迅速下跌到一美元兑人民币7元以下,最低下跌到了7.0424,与上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下跌了1008点子,人民币汇率突然大幅贬值已经造成了市场震荡。离岸价开市后快速贬值到7.1,最低贬值到7.1057,比上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低1293点子,由此也引发亚洲金融市场货币竞相贬值,各国股市急跌。而在岸收盘价跌穿7这个整数心理关口,最近一次是于2008年5月14日。这次人民币贬值双双创11年之低。 对于这次人民币对美元突然大幅贬值,中国央行有关负责人当天早上10时就快速作出回应,称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这是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中国央行行长易纲也就此表示,中国坚持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也不会将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扰动。不过,美国总统特朗普发Twitter向美联储喊话,直斥北京“操纵货币”,严重的违规行为。以及市场各机构对此不同的分析及评论(这些分析与评论也基本上处于国内与国外的两极),凭心而论,这当然是中国政府应对特朗普贸易战的一种方式。 因为,就当前以信用货币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而言,一国货币对他国的货币均衡汇率到底在什么价格水平上是相当不确定的,它不仅取决于两国经济之间等方面的实力,也取决于一个国家对其利益的定位。因为,两国货币之间的汇率实际上是一种价格机制及国家利益关系的调整机制。所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穿7,并非仅是一种理论上的心理因素,一种市场预期变化,实际上某程度反映中国真的利用货币贬值来应对美国施加的关税。 比如,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升级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也由6.24贬值的6.9水平,再贬值到目前的7算,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达10%以上,基本上完全对冲了当前美国对中国货物加征10%关税的影响。如果中美贸易重启,并达到新的合作协议,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可能再次转强或升值。如果中美贸易谈判气氛未能改善反之摩擦升级,美国对余下中国货物加征25%关税,预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跌到7.5。就此,中国政府这样做也是无可非议的。也就是说,在贸易战中,汇率作为一种短期对冲工具也没有什么不可。 但是,汇率贬值应对贸易战则是有利有弊,如果处理不当,甚至可能引发一国经济及金融体制的巨大风险。比如,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贬值,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況下,将使中国输往美国的产品价格更低,更多具有竞争力,而不会受关税上升之影响。但是,人民币的贬值也会增加中国进口商品的成本及中国企业外债的成本。比如原油及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而这些进口商品的价格上涨可能直接传导到居民的消费价格上去,从而可能国内物价水平全面上升,引发国内的通货膨胀。如果这种情况出现,可能造成对国内经济巨大冲击。 而人民币的贬值也会引发国内企业海外发债的成本全面上升,从而全面加重这些国内企业的债务负担。特别是国内的房地产企业更是首当其冲。信用评级机构穆迪的数据显示,国内房地产开发商338亿美元境内债券和193亿美元境外债券将在2020年到期或变成卖回债券。如果一些国内的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务负担上升,再加上当前国内的房地产市场正开始调整销售下降,这就意味这些房地产开发商面临着资金断裂及破产的风险上升。如果这种情况出现,这可能冲击国内的金融体系。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这就可能国内的资金逐渐地逃出中国市场。2015年8月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所引发的资金外逃,不仅数量巨大,也引发了市场预期的完全逆转。中国政府花了近一年多的时间才让这种局势稳定下去,让人民币汇率逐渐稳定。所以,人民币贬值只能作为一种短期策略工具使用,不能成为一种常态性工具,否则为了应对3000亿美元的关税战,而引发中国几十万亿的经济损失,肯定是因小失大。比如,一国资金外逃引发金融风险,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就是最为经典的案例。 还有,人民币对美元的大幅贬值,不仅容易导致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断,容易引发一场全面的货币战并由此引发金融危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人民币与美元相比,基本上处于弱势中。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就全球储备货币来说,今年一季度美元占全球中国官方外汇储备比重为61.82%,而人民币则仅有1.95%。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与美国打货币战肯定不是对手,所以,中国当局还是慎重为上。



免责声明:文章《人民币破“7”的机会与风险》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