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18-12-2711:31界面(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文/王有鑫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展望2019年,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因素将是综合而复杂的,既有不利因素,也有积极因素,既包含国内因素,也包含国际因素。 如果单从经济基本面角度看,不论中美贸易摩擦如何演变,我国贸易顺差收窄和经济下行已是大概率事件,货币政策也趋于放松,因此,不论是基于国际收支调整理论还是利率平价理论,人民币汇率大概率将继续走弱。但考虑到目前随着资本账户开放程度提高和跨境资本流动规模的增加,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主要因素已发生变化,将更多取决于金融领域的跨境资本流动。本轮人民币贬值与上一轮最大的不同,是跨境资本并未出现大规模外流,这也是央行相对从容的原因所在。 目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形势基本平稳。观察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2018年上半年顺差1288.2亿美元,同比增长89.6%,三季度初步公布值是逆差188亿美元,但这是包含净误差与遗漏项的数据,如果扣除掉这部分,三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可能依然是顺差。衡量资本流动灰色渠道的净误差与遗漏项逆差也大幅缩窄,一季度逆差为384.4亿美元,二季度进一步缩窄至113.2亿美元,而之前六个季度均值为614.2亿美元。 与此同时,今年前11个月外汇储备余额稳定在3万亿美元以上,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和结售汇逆差同比收窄30.7%和91.1%。当前我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逐渐增加,沪伦通即将启动,外资正积极配置境内股权资产,人民币对外投资渐趋理性,预计明年跨境资本大概率将延续净流入态势,对人民币将起到支撑作用。在这种情况下,预计金融账户利好将一定程度上对冲经常账户的不利影响,人民币汇率整体走势将基本稳定。 当然,这是理想状态下的分析,其中存在两个不确定因素。一是中美贸易冲突的后续进展。根据今年的经验,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或者是焦点事件发生时,人民币汇率都会出现短期的快速下跌。阿根廷二十国领导人(G20)峰会后中美双方虽然承诺启动为期90天的谈判,但从孟晚舟事件和美国法院调查中资银行事件来看,中美贸易摩擦短期不会得到很好解决,将逐渐蔓延至科技和金融领域,类似的案件将继续出现,这将从预期和心理层面对人民币汇率产生冲击,人民币面临阶段性调整压力。 二是美元指数走势存在不确定性。一方面,美国经济基本面依然稳健,美联储正处于加息周期,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欧元区和日本经济复苏放缓,将继续支撑美元保持强势。另一方面,美国经济虽然表现不错,但复苏进入后半程,经济增长下行压力逐渐抬头,减税政策边际影响弱化,外资流入放缓。此外,美联储虽然正处于加息周期,但股市泡沫逐渐破裂,金融市场波动加大,从近期美联储官员表态看,明年加息节奏将放缓,对美元支撑力度将减弱。 综合来看,如果美国股市以可控的幅度回调,积极因素将占据主导,美元指数将继续温和上涨,有望升至98上下,这将给人民币汇率带来进一步的压力。如果美国股市快速下跌并引发金融市场抛售等恐慌行为,美国经济复苏进程可能提前结束,避险资金将快速流出美国,美元指数将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挫,或许会再次回到90上下。在这种情况下,避险资金将大幅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将企稳回升。 目前既有支撑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因素,也有对汇率不利的因素,汇率波动将显著高于之前。鉴于目前央行已采取稳定和宏观审慎措施,因此后续汇率走势将改变之前的单边走势,呈现双向波动态势。一方面,美联储加息节奏放缓、特朗普不希望强势美元伤害美国制造业将为美元“盖帽”,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暂时休战和央行的稳定措施将为人民币“托底”,二者的方向都是一致的。 随着跨境资本流动形势好转,人民币“补跌”需求释放,人民币汇率将逐渐企稳,预计2019年人民币汇率将在6.8-7.0窄幅区间波动。不过即使未来再次出现汇率短期的快速下滑,或出现跨境资本流动的异常波动,央行也有丰富的经验和充足的工具应对极端情况。因此,需对中国经济和人民币汇率持有充分的信心。



免责声明:文章《王有鑫:2019年人民币汇率将逐渐企稳,6.8-7.0窄幅波动》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