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综合资讯 发布时间:09-0612:54自从特朗普上任,美国政府以经济制裁作为外交手段的方式屡见不鲜,原因在于美国冷战后去除了苏联的威胁,在全球地缘政治上逐渐成为一国独大的美国霸权主义。但另一方面,越战及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国内对政府采取军事行动造员伤亡有相当多负面的反应,这使得美国政府近年来转向采行经济制裁的手段,来实现外交及军事意图。 但经济制裁在全球化的经济体系中,被制裁目标国非常容易规避美国的介入,借着与非美国的第三国经济体进行交易来降低经济制裁的效果。这便逼迫美国必须借由美元在全球贸易的基础货币的地位,以二重制裁禁止第三国与制裁目标国进行相关交易。此种美元武器化的制裁方式,使得非同盟国也不得违反美国对敌对目标国的制裁,但最终造成各国之间的反弹。 以传统的国际关系理论的逻辑来看,经济关系越紧密的经济体之间,各国政府会优先考虑政治军事的对抗对其经济的影响,来降低双方发生外交冲突的机率。但观察家发现,在特朗普时代的结论正好相反。美国利用其他国家对美国市场及金融体系的依赖,以此基础进行经济制裁。而经济关系与美国越紧密的国家,越容易被美国经济武器化的政策牵制。尤其在美墨贸易战,特朗普利用墨西哥对美国外销市场的高依存度,以关税及经济制裁为武器,对墨西哥的移民进行国家安全的对抗,这是和以往出兵伊拉克完全不同的另类战争。 旧冷战时期,美国与盟友利益较为一致,在外交政策采取共识协商的情况下,盟友与美国并无太明显冲突。但现今特朗普强调“美国第一”政策往往不顾盟国的利益,进行单边主义的外交及经济制裁。盟国虽反对,但特朗普利用盟国在过去长时间依赖对美国经济及金融体系的弱点,以金融武器化政策强迫其他国家加入经济制裁,而在伊朗限核协议上,完全反映出其他盟国意见的不一致性。 现今英法德三国的国家利益与美国已有显著的不同,对于伊朗制裁也显露出西方国家较少见到的完全不同方向的外交反映。美国借美国市场及美元的地位,以二重制裁为要胁逼英法德大企业就范,不得与伊朗进行贸易,否则将失去与美国企业交易的资格,此举引起了西欧国家的不安,尤其在欧洲经济不佳的情况下,英法德三国联合筹划了非美元交易系统,试图突破特朗普设下的贸易界线,并挑战美元的长期主导地位。 全球金融与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系统的发展 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是监管全球金融体系运作的基础。历史源于1973年美国及欧洲主要银行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所共同创立,主要功能为跨国银行金流的资讯传递系统。虽然欧盟身为监管机构,但美元早已是世界主要的贸易基础货币,美国银行主导性无法被取代与动摇。 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今日已成为控制绝大多数跨国支付的资讯及交易指令的平台,通常跨国汇款时,银行皆会要求填注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编码协会,以便汇款顺利进行,而这重要的背景使得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交易资料库成为了世上最有价值的跨国金流资料中心。在2001的纽约911恐怖攻击事件发生后,美国财政部成立恐怖主义融资跟踪方案,并要求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提供相关资料。从此以后,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遂成为美国打击恐怖组织的重要武器。 在前次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时,美国便要求取消伊朗金融机构使用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的资格,这使得全球金融机构无法与伊朗进行支付。因此于P5+1(美英法俄中+德)对伊朗进行限核谈判时,伊朗强烈要求恢复其银行使用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资格。此次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限核协议,但仍然要求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不得提供金融机构与伊朗金银行的支付服务,这使得反对退出协议的欧盟国家感到不安。这种金融市场武器化的非传统军事对抗已经引起美国西方盟友极大的反弹,并采取将影响未来美金为全球贸易基础货币的因应措施。最后英法德三国决定成立非美元支付系统,以便规避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的监控。 欧洲设立INSTEX取代美元交易 二战后冷战时期至今,英法德为主的西欧国家与美国在主要的外交及军事政策上方向及国家利益大致相同,除了少数事件外(例如1956年苏伊士运河事件),美国与西方盟友皆一致行动,包括了伊拉克战争与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 而在《伊朗核协议》合作方面,奥巴马时期与安理会成员及德国(5+1)与伊朗达成协议,当时撤销了对伊朗经济的制裁措施。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不顾西方盟友的反对,单方面退出联合国通过的《伊朗核协议》,并对伊朗重启石油禁运及相关经济制裁。美国的制裁除对本国企业适用外,对外国企业也以二重制裁的方式,以美国市场的进入权为威胁,禁止其他国家的企业与伊朗进行经济制裁项下的交易。 除此之外,美国更以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监控并禁止全球企业与伊朗进行贸易时外币汇款。这也是为何英法德三国会宣布建立一个非美元结算跨国系统INSTEX (Instrument in Support of Trade Exchange)的原因。根据欧盟针对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所实施的经济制裁,欧盟随后宣布了阻绝法条适用于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换言之,欧盟企业不需要遵守美国对伊朗制裁的规定。 德国外交部长于六月访德黑兰,宣布德国支持使用INSTEX系统于伊朗进行非美元交易,虽然初期为避免与美国直接对抗,但英法德的INSTEX将局限使用于和人道救助相关的食物及药品的贸易,该贸易的支付金额将可以和伊朗输出的能源金额互抵,因此可以规避美国对伊朗的全面石油禁运。 美国目前对INSTEX的发展非常重视,并且威胁将对使用INSTEX的企业进行处罚,虽然美国及西欧盟友的战略关系是否从此分道扬镳,尚言之过早,但美国过度利用金融及美元影响力进行短期金融武器化的对抗,此举连同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使得美国盟友寻求其他非美国参与的金融架构,以保护长期的自身国家利益。 美国资本市场武器化 如同贸易全球化在过去20年的迅速发展,资本市场的全球化也如火如荼进展。尤其在旧冷战结束后,俄罗斯的能源公司同样的需要巨额的资本投入。在本土资本市场不健全的背景下,多数发展迅速的国际级公司,纷纷在以纽约和伦敦交易所为主的资本市场上市。在过去20年,这些公司获得了全球投资人的青睐,吸引了大量的资金投入俄罗斯的新经济,但如今新冷战形成,美国可以利用美国资本市场对俄罗斯进行相关的经济制裁,这对过去依赖西方资本市场吸引资金的新冷战国的企业,增加了极高的资金风险。 例如最近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的手段之一,便是从2018年4月禁止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俄铝公司的股票交易,虽然2019年1月27日解除了俄铝的制裁,但最终强迫俄国富商奥列格德里帕斯卡在俄铝母公司En+等三家企业持股降至50%,并改革董事会与增加独董席数。这段期间俄铝公司的股价下跌,使的俄国政府对其补贴,对于原先经济状不理想的俄罗斯更是雪上加霜。 美国金融市场武器化的影响 近期多个国家提出全球金融体系必须与美元脱钩的论述。英格兰银行总裁Mark Carney最近也表示,美国目前占全球贸易额10%,占全球GDP的15%,但全球一半以上的贸易皆使用美元计价,全球证券有三分之二以美元发行,这表示美国经济与美金的使用已不成比例,全球必须发展新的电子货币来取代美元,这个论点显示出全球金融家对美元武器化的忧心。 过去美国重视多边谈判,贸易及金融的全球化建筑在美元的基础上,多数国家的外汇准备也已美元为主。但在新冷战时代,特朗普高举“美国第一”的大旗,以美元为武器威吓各国,各国利益却未必与美国完全一致。短期内,美元尚可以依靠现有的全球金融体系,强制行使金融制裁权,而未来新的体制一旦建立,全球金融是否能与贸易同步,逐渐成为新冷战时期的对立市场,这将是是全球金融界的大变局。



免责声明:文章《美元武器化:特朗普正式揭开新冷战时代的货币战争》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